按钮
按钮
按钮
按钮
按钮

继续警惕!新冠还在蔓延,一大波病毒卷土重来……

 

 

近日,世卫发出警示:“新冠病毒不是面临的唯一健康威胁,我们有必要对其他病毒保持足够重视。”在英国诺丁汉大学工作的Kin-Chow Chang教授接受BBC采访称:“现在我们被冠状病毒分散了注意力,这是正确的。但是我们不能忽视潜在危险的新病毒。”当全球都还在努力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一系列的传染病在世界各地悄悄发生……

 

 

一. 最新发现:猪身上发现一种新型重组流感病毒,具备大流行特征

 

6月30日,由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和中国农业大学预防兽医学系主任刘金华领衔的研究团队,在著名期刊《美国科学院院报》(PNAS)上发表的研究论文,称一种自2016年以来在猪群中占主导地位的重组流感病毒G4 EA H1N1,已经具备了在人群中大流行的所有基本特征。

 

 

研究团队分析了从2011年到2018年间,在全国10个省采集的3万多份猪的鼻拭子样本,累计分离到179个猪流感病毒。通过鉴定,发现了新出现的基因型4 (G4)重组的欧亚禽类流感(EA)的H1N1病毒(G4 EA H1N1,简称G4病毒),该病毒具有2009年H1N1大流行和三重重组(TR)派生的内部基因,自2016年以来在猪群中占主导地位。所谓重组,是指当多种流感病毒(猪流感病毒、禽流感病毒和人流感病毒)感染同一头猪时,它们能轻而易举地交换基因,重组成新的病毒。这种重组有可能引起灾难性的人类大流行疾病。

 

与2009年猪流感病毒(EA H1N1)相似,G4病毒能与人型受体结合,能在人的气道上皮细胞中产生更多子代病毒,并在雪貂中表现出高效的传染性和气溶胶传播能力。

 

更让人担心的是,对职业接触人群的进一步血清学监测显示,10.4%的猪工人G4病毒呈阳性,特别是18岁至35岁的参与者,其血清阳性率为20.5%,这说明年轻的养殖人员感染G4病毒的风险较高,这种传染性大大增加了病毒在人类中适应的机会。

 

此外, G4病毒在抗原上与目前人类流感疫苗毒株不同。这也意味着,目前的流感疫苗不能保护人类免于感染G4病毒。

 

为此,研究团队建议:迅速控制G4 EA H1N1病毒在猪群中的流行,对养殖人员进行密切的监控。

 

 

二.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也出现了其他传染病病毒……

 

1. 刚果埃博拉疫情:第10次刚收尾,第11次接踵而至

 

6月25日,刚果(金)政府宣布,国内第10轮埃博拉疫情结束,历时两年,这是刚果民主共和国第10次埃博拉疫情,也是自1976年科学家首次发现埃博拉病毒以来最严重的的一次。

 

埃博拉病毒病(EVD)是一种烈性传染病病毒,虽然罕见,但往往是由埃博拉病毒的五种菌株之一导致的致命感染。埃博拉病毒能引起人类和其他灵长类动物产生埃博拉出血热的烈性传染病病毒,其引起的埃博拉出血热(EBHF)是当今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性出血热,感染者症状与同为纤维病毒科的马尔堡病毒极为相似,包括恶心、呕吐、腹泻、肤色改变、全身酸痛、体内出血、体外出血、发烧等。死亡率在50%至90%不等, 致死原因主要为中风、心肌梗塞、低血容量休克或多发性器官衰竭。

 

与新冠相似的是该病毒具有一定的潜伏期,病毒潜伏期可达2至21天,但通常只有5天至10天。埃博拉病毒具有极高的传染性,按照生物安全等级划分的话已经达到第四级。我们所了解的艾滋病、SARS等级为三级,级数越大防护越严格,传染性越高。

 

病毒主要存在于病人的体液、血液中,通过体液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健康人接触感染者的血液或分泌物,或者接触含有这些液体的表面(比如衣服或被褥),就可能受感染。埃博拉病毒还可能经过空气传播,也可以通过飞沫传播。

 

截至今天,这场已导致3470人感染、2277人死亡的疫情仍在继续。6月1日,刚果民主共和国官方对外发布声明称西北部赤道省姆班达卡市附近又出现新的埃博拉疫情,并宣布暴发该国的第11次埃博拉疫情,其中15例确诊,12例死亡。7月1日,欧盟委员会批准第二款埃博拉疫苗上市,研究表明,这款疫苗具有安全性,能够引发对埃博拉病毒的免疫应答。然而不幸的是,疫苗研发虽大幅加速,但仍错过疫情暴发最佳时期,未能使大多数受影响的人受益。

 

 

2. 巴西新型寨卡病毒:目前没有特效治疗方法,可能引发新疫情

 

这边巴西的新冠肺炎疫情还在爆发式增长,截至6月28日,巴西新冠肺炎累计确诊病例超过131万例,死亡病例超过5.7万例。另一边,巴西流行病学专家在对2019年巴西流行的寨卡病毒进行基因序列分析后,发现了一种起源于非洲地区的新型寨卡病毒,发表在最新一期《国际传染病杂志》上。

 

寨卡病毒是一种通过蚊子传播的黄病毒,2015年巴西首次发现寨卡病毒的流行,从那时起已经蔓延到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大多数感染者并没有明显症状,但是感染寨卡病毒可能面临罹患神经系统并发症的风险,妇女怀孕期间感染可能使出生的婴儿患有小头症和其他先天性畸形。

 

寨卡病毒有两个谱系——非洲型和亚洲型,分析显示自2015年至2019年,这种病毒的248个基因序列发生明显变化。2018年以前寨卡病毒多呈亚洲的柬埔寨亚型,2019年流行的寨卡病毒的主流是密克罗尼西亚亚型。即一种属于非洲地区的新型寨卡病毒,而该新型病毒的宿主则是非洲的一种猴子和栖息在树上的蚊子。

 

根据巴西卫生部的统计显示,今年以来巴西已经上报的寨卡病毒感染病例为3692例。巴西疾控专家表示,由于绝大多数巴西人都没有携带针对这种新病毒的抗体,新型寨卡病毒可能引发新疫情。目前尚没有针对寨卡病毒感染及其引发的相关疾病的有效治疗方法,预防寨卡病毒的最佳策略仍是从源头上防蚊灭蚊。

 

如今的巴西处于世界第二的新冠疫情严重国家,在新冠疫情没有控制的情况下,再次被检测出来了不少寨卡病毒的感染者,这对于巴西来说将会是巨大的挑战。

 

 

3. 新加披登革热:病毒毒株发生变异,伪装自己抵抗疫苗

 

6月13日新加坡仅仅一周内发现了1158例登革热病例,今年累计病例已超1万例,创下2014年以来的最高纪录。杜克-新加坡国立大学医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目前在新加坡流行的登革热病毒毒株发生变异,使其抵抗疫苗和治疗。

 

登革热是世界上传播速度最快的蚊媒疾病,通过蚊子(通常是埃及伊蚊,但有时是白纹伊蚊)将疾病从一个人传播到另一个人。人类不可能从彼此身上感染登革热。这种病毒会导致一种被称为“严重登革热”的潜在致命并发症,通常临床症状为头痛、呕吐、皮疹和高烧,极端情况下会引发严重内出血和器官受损等,导致死亡。

 

目前为止,还没有针对登革热病毒的高保护疫苗或治疗药物。此前,登革热病毒2型(DENV2)是主要的血清型,经过近30年的发展,近期DENV3在新加坡卷土重来。

 

当一个人在继发性感染中感染了不同的血清型时,针对四种已知血清型(DENV1-4)中任何一种血清型所产生的抗体可能会加剧疾病的严重程度。这表明,一种有效的疫苗必须能够同时刺激针对所有四种血清型的同样强烈的保护性反应。由于新加坡人口对DENV3的免疫力较低,因此造成了很多人易感染。

 

使疫苗研制更加复杂的是,每种血清型中都有不同的病毒毒株,而且不同毒株可以表现出迥然不同的形状,使它们能够逃脱宿主免疫系统的检测。研究小组还发现,在DENV1、DENV2和寨卡病毒中,有些菌株能够转化为棒状粒子,尽管它们只在病毒种群中占少数。但这表明虫媒病毒有可能将自身转变为与其原始结构大相径庭的构象,从而使疫苗和疗法对其无效。

 

据世卫组织以及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称,登革热每年在全世界造成约5万人死亡。

 

 

三. 病毒卷土重来,人类能否彻底消灭它们?

 

世界卫生组织在其2007年的报告中警告说,传染病的传播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而且新发传染病的出现速度似乎也超过了过去的任何一个时期。自1970年以来,已发现约40种传染病,现存传染病不仅没有变少而且很多从未有过的传染病还在不断出现。

 

近年来,人口增长、环境破坏和农业产业化兴起改变了所谓的人畜关系。这种变化导致了多种人畜共患疾病的出现,包括几个引起人类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传染病。2003年冠状病毒引起的SARS,是一种新病原体,是人畜共患病。中东呼吸综合症也是人畜共患病,病毒宿主来自单峰骆驼。2009年H1N1流感,最早发于墨西哥,是流感病毒的变异造成的,而最早的变异在猪中发生,因此也称“猪流感”,这也是一种人兽共患病。埃博拉病毒也是,在70年代的时候曾经引起当时美国和加拿大的科学家的重视,对这个疾病做了早期具有开拓性的研究,之后这个疾病很长时间不在人类中出现,直到最近又重新暴发。寨卡病毒发生在巴西,这也是一种人兽共患病。

 

传染病爆发的严重程度和四个因子有关:致命性、是否容易传染、感染多久出现症状、是否有疫苗和有效的治疗手段。即使疾病只有一部分特征符合严重传染病的标准,也能在人群中肆虐。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的疾病生态学家凯文·奥利瓦尔(Kevin Olival)和他的团队,在2009年到2014年之间,发现了大约1000种全新的病毒。如果某种病毒带有能够潜入并“俘获”人类细胞开始大规模自我复制的基因,且存在于某种人类日常接触或食用的饲养动物身上,那么它很可能就是制造下一场全球灾难性生物风险事件的嫌疑犯。

 

以新型冠状病毒为例,如果未能彻底制止其传播,那么很可能在未来某天再次爆发,最终和流感一样,变为我们必须日常应对的“常规病毒”。如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与冬季流感始终保持同期,爆发产生长期的“波峰叠加”,那么会为诊断治疗制造更多的麻烦。

 

 

四. 结论

 

尽管人类在传染病研究和治疗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控制和根除这些疾病仍面临重大挑战。除流感、乙肝和丙肝外,多数常见人类病毒感染性疾病仍无有效治疗药物,单纯依靠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的方式控制疾病的流行会对经济社会发展产生较大影响,开发有效防控与治疗该病原感染的药物迫在眉睫。

 

“每一次与大规模流行病的战斗过后,病毒没有被击败,不过是回到了它们原本安眠的丛林深处,”理查德·普雷斯顿在《血疫:埃博拉的故事》这本书中写到,“在那里,它们继续不断地进化,变异,有朝一日会卷土重来。”所以,人类与病毒的斗争,是一场宿主与病毒之间的持久战。从根本上说,是双方一起演变,共同进化。

 

冠状病毒是一个大型病毒家族,已知有可引起感冒以及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等较严重疾病。而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新的、从未在人体中发现过的冠状病毒。截止7月2日,全球新冠疫情累计确诊病例数已经突破1000万例,累计死亡的人数超过51万。路透社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每18秒就有1人死于与新冠病毒相关的疾病。

 

盛普一直致力于关注健康与环境的关系,研究团队相信丰富的大自然环境本身就是天然“药库”,天然产物在创新药物发现中的地位和作用不可忽视。基于此,面对传播迅速的新型冠状病毒,盛普有针对性地从中筛选和提取生物活性化合物,以创新的优势研发新型生物药物以阻止冠状病毒的传播。

 

目前相关研究工作进展顺利,取得阶段性的成果,进入专利注册的流程中。同时,依靠盛普健康与环境研究中心完整而严谨的管理体系,将现阶段的科研成果从基础实践进入到技术论证和产品研发阶段,争取把最佳的科学技术和人类所面对的疾病挑战更好地结合在一起,形成有潜力的应用产品,早日为人类的健康事业贡献我们的力量,一起攻克“传染病难题”。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冠还在蔓延,大波病毒悄然来袭……就目前而言,艰难的时刻还没有过去,无论是个人还是集体,我们都要重视起来,继续保持警惕,不能掉以轻心,稍有不慎,就随时有可能造成新一轮疫情反扑!

 

 

 

参考资料:

1. https://www.pnas.org/content/early/2020/06/23/1921186117;

2. PNAS:要警惕!中国科学家在猪身上发现一种新型重组流感病毒,已具备在人群中大流行的所有基本特征丨科学大发现,奇点网,2020-06-30;

3. Flu virus with ‘pandemic potential’ found in China , BBC News online , 2020 June 30;

4. 高福等学者发现一新型重组猪流感病毒:具备在人群中流行潜力,澎湃新闻,贺梨萍,2020-06-30;

5. 刚果爆发第11轮埃博拉疫情,2020年太难了!参知谋事,2020-06-02;

6. 巴西发现新型寨卡病毒,《人民日报》17 版,驻巴西记者:李晓骁,2020-06-30;

7. 全球新冠感染者破千万,又一种病毒席卷而来,部分症状和新冠相似,诀处逢生,2020-06-30;

8. 28种可怕的传染病,美国趣味科学网站,2020-02-10;

9. 新加坡登革热血清型病毒变得更“狡猾” 伪装自己以抵抗疫苗,前瞻网,2020-06-24;

10. 正在新加坡爆发的登革热病毒能够伪装自己以逃避疫苗和治疗,生物通,2020-06-28;

11. 流感、HIV、SARS、新型冠状病毒都是RNA病毒?简单聊一聊RNA病毒,普科工作室,2020-02-10;

12. 医药行业专题报告:抗病毒药物方兴未艾,仍存大量未满足需求,未来智库,2020-02-16;

13. 牛俊奇教授:新发传染病的最佳应对策略:控制源头,加快疫苗研制,科普大家,2020-03-30;

14. 都进入21世纪了,为什么病毒流行病却愈演愈烈?,果壳,朱步冲,2020-02-18;

15. 较真 | “新冠病毒和乙肝一样”的说法很离谱,一文读懂为什么,腾讯网,2020-03-11;

16. 天然产物化学发展思考与研究实例——新颖结构天然化合物的发现与应用研究,岳建民,2012-12-28;

 

 

 

 

 

按钮
按钮
按钮
按钮
首页    研究中心    继续警惕!新冠还在蔓延,一大波病毒卷土重来……